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>>醉美宜春>>畅游宜春>> 正文

话说罗山有机鱼

来源:宜春旅游政务网 2012-03-07 09:42:41 信息索取号:5719 点击:

 

在生活水平日益提高的时下,人们对生命看得越来越重,穿讲品牌,吃讲绿色,恨不得活上一千二百岁。然而,问题的另一方面是,人们为追求经济效益而漠视生存质量,化肥、农药花样翻新,激素、饲料层出不穷,种庄稼的巴不得连根长谷子,养禽畜的恨不得一夜之间禽畜吹气般地变成大象。为解决此尖锐矛盾,有些理智人士,或者说是追求生存质量的人士,呼吁环保,呼吁绿色。于是乎,有些独具慧眼者,推出了绿色食物,无公害食物,有机食物。譬如,有机水稻,有机蔬菜,有机姜,等等,不胜枚举。可是,当我第一次看到“有机鱼”三个字而念不成句时,真为自己的孤陋寡闻而汗颜。

那天,我因公出差到万载县旅游局,局长黄成寿很热情地向我介绍了罗山农家乐,说是县委、县政府培育出来的“休闲旅游与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相结合”的点,很受游客青睐,并亲自带我们到罗山农家乐体验一番。

罗山并不是一座山,而是一个社区,隶属万载县马步乡布城村,是万载县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示范点,坐落在一个郁郁葱葱的山脚下,位于宜春至万载途中的公路边,离万载县城六公里。红艳而无芒的太阳略显疲倦地缓缓西沉时,我们来到了罗山。整个村子呈月牙形排列着,一律别墅式小洋楼,楼房在夕阳的映照下,色彩斑斓。村口一个休闲广场,广场上安置着许多体育器械,四周错落有致地砌着许多花坛,坛中花木葱茏。村子对面连片的方方正正、碧波荡漾的大水塘围着一栋大木屋;屋前一条廊道,廊檐下红灯笼透着幽光,像一个个熟透了的西红柿,霓虹灯闪烁不定,眨着俏皮的眼睛;水塘岸边白杨挺立,随风摇曳;木屋内灯火辉煌,欢声笑语;屋前的水塘像一面巨大的玻璃镜,将木屋、灯光、杨树尽摄其中,微风吹笑水面,水中倒影恍惚不定,翩翩起舞,形成一幅梦幻般的美丽图画。那就是罗山农家乐。

农家乐前面水泥场地上趴满了各种小车,我们的车子在导车员的引导指挥下,费尽周折地找到一个泊车位停好。我下了车,走到廊道前的水塘边,塘中一块长方形牌子上写着“钓有机鱼,陶冶情操”八个字。自认为不算文盲的我,竟然将前四个字念成“钓有”、“机鱼”,怎么也弄不明白什么意思,还是陪同我们的朱先生告诉我将“有机鱼”三个字连起来念,才茅塞顿开。我真是羞愧难言,恨不得钻地缝。羞愧过后,我像外星人一样讨教朱先生,有机鱼是什么意思。朱先生说,就是吃有机食物长大的鱼,有机鱼是这家农家乐的招牌。

有机鱼带给了我难堪,也勾起了我极大的兴趣。据我所知,现在养鱼人不但下带有激素的饲料,有的甚至下化肥,成吨成车的尿素往水中倒;有的也下所谓的有机物,但不是人粪就是猪粪、鸭粪,叫人想起来都倒胃。而这里下的是什么呢?于是,我急切地找到了农家乐老板袁清根。

袁清根三十出头,中等身材,墩墩实实,很有经济头脑,早年在外闯荡多年,二○○七年,揣着一大把票子回村办起了农家乐。对此,县里大力支持,先后两次贷款五十万元人民币,其中二十万元是无息贷款。

农家乐到处有,如何办得有特色,这可是问题的关键。为此,袁清根就餐过许多农家乐,拜访了不少领导和旅游界人士,找准了一个切入点——养有机鱼,用有机鱼来打造本农家乐的特色。

于是,他收购了十三口水塘,开挖了两口水塘,形成七十余亩水面,养起了有机鱼。

袁清根养的有机鱼可是花了大本钱,不吃饲料,不吃猪粪、鸭粪之类的脏东西,专吃粮食和青草。他种了六亩鱼草,雇佣了四个村民常年为他割鱼草;种了六亩多水稻,全年一万多斤谷子全部喂鱼;一年收购两万来斤红薯,全部切片喂鱼。

袁清根的鱼不仅专吃有机食物,而且品种繁多,草鱼、鲤鱼、鲫鱼、鲶鱼、鲈鱼、鲳鱼、鳜鱼,应有尽有。于是,袁清根的有机鱼出了名,方圆几十里都知道万载有个罗山农家乐,农家乐的有机鱼鲜美无比。于是,省里领导来视察,市里领带来视察,县里领导更不用说,经常光临指导。于是,来吃鱼的人成群结队,来钓鱼的人络绎不绝,来买鱼的人川流不息。于是,一天到晚,灶里不离火,路上不离人。平均每年连吃带卖,不下两万斤鱼。袁清根不仅自己赚得盆满钵满,而且解决了二十几名村民的再就业,鼓饱了他们的腰包。

袁清根的有机鱼由于没有吃饲料和乱七八糟的脏东西,养成了娇生惯养、挑肥拣瘦的“贵族”习惯,害得不少初钓者空钓半天。这些“贵族”不吃蚯蚓和各种钓鱼的饲料,只认鱼草。有的初钓者自以为经验丰富,像在别处钓鱼一样,用蚯蚓和街上买的饲料做鱼饵,结果钓了大半天也没有钓到一片鱼鳞,只好改弦更张,用农家乐提供的鱼草做鱼饵,才频频举竿,战果辉煌。

来罗山农家乐钓鱼,八九月份人气最旺,每天都有上百人。二○○九年重阳节,宜春市公安局组织全市公安系统两百多名离退休人员来此钓鱼比赛,钓了整整两天。那两天,塘埂上垂钓者犹如虾米伏岸,人们穿着各色服装,戴着红色遮阳帽,或蹲或坐,或行或立,提竹竿取鱼彼伏此起,不时一条条白花花、活蹦乱跳的鱼儿被钓出水面,欢呼声、赞叹声不绝于耳,形成一道美丽的风景线。一位年近古稀的老者获得冠军,一天钓鱼九十四斤。

来罗山农家乐钓鱼的人特别多,还不完全是因为这里是有机鱼,还得益于袁清根的一条特别举措:钓到的鱼如果自己不要,留给农家乐厨房,袁清根分文不取,等于垂钓者免费过了一天钓鱼的瘾。如此好事,到哪儿去找?于是,不为吃鱼只为钓鱼的垂钓者隔三岔五地来此过把钓鱼瘾。所以,鱼塘垂钓成了罗山农家乐一道永不褪色的风景线。

听袁清根说了半天有机鱼,虽有所了解,但还缺乏感性认识。“如果光看不吃,有机鱼与普通鱼有何区别?”我说。

袁清根立即带我到厨房,从水池里捞取一条两斤来重的草鱼,叫我用手抓。我虽然很少钓鱼,但经常上街买鱼,街上的鱼抓在手中有一种滑滑的油腻感,而这条鱼没有;街上的鱼洁白如玉,而这条鱼白中泛黄,尤其是靠近脊背,明显呈淡黄色。袁清根说,这就是外型上的区别。

“吃起来的味道肯定也不一样吧?”我问袁清根。袁清根说,那是肯定的,要不怎么能座无虚席呢?

晚餐,我们来了个全鱼席:红烧鲶鱼,清蒸鲈鱼,水煮杂鱼,清炖鲫鱼,干焖鳜鱼,小炒鱼杂,外加两个青菜。红烧鲶鱼是一道难烧的菜,我在酒店里吃过无数次,每次都多少有一点淡淡的腥味,可是这次大不相同,鱼肉嫩得像刚开包的豆腐,稍微用大一点力就会夹烂,吃在口中又香又辣,又鲜又甜,那种美味真是文字难以表达。其它几种鱼味道也都鲜美无比,只可意会,不可言传。我在心里不由得赞叹道:到底是有机鱼,味道就是大不同。突然,我脑海中闪出这样一个念头:如果将罗山农家乐改名为“罗山大不同鱼庄”或许更贴切?